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新闻

 
 
 
                

 

欧洲央行加息箭在弦上
2022年06月18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迎来了转折点。日前该央行宣布,计划在7月份货币政策会议上将关键利率提高25个基点,并预计在9月再次加息。此举意味着欧元区紧跟美国加息步伐,持续11年的低利率政策即将结束。

  欧洲央行利率政策大转变,有其深刻的时代背景。俄乌冲突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冲击预计要持续多年,欧洲经济遭受重创。由于严重依赖俄罗斯油气供应,能源价格飙升不仅造成欧洲供应链受阻,而且进一步加重了通胀威胁。欧元区经济面临滞胀的危险。

  欧洲央行加息与否已经争论了很长时间。去年底加息政策呼之欲出,但硬生生被决策者压了下来。回头看欧洲央行政策变化的过程,从侧面也可反映出当前欧洲经济所面临的严重困难。

  去年12月以来,持续的物价上涨压力迫使欧洲央行改变政策。此前,央行高层一直强调通胀将是“暂时的”,并回避加息议题。有专家分析认为,长期低利率导致的通胀正在侵蚀欧洲人的购买力。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去年11月份欧盟通货膨胀率上升到4.9%。当时欧洲央行认为,尽管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仍有充分理由相信欧元区通胀率将在今年明显下降,并在中期逐步回落到2%的目标水平。现在看来这个预判并不正确。

  欧洲央行认为,欧洲的通胀表面看是受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根源则是供应方面的问题。这意味着价格上涨的原因在于供应链受阻、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工厂关闭以及俄罗斯大幅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造成的能源短缺。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在没有受到“工资价格螺旋上升”迫在眉睫的压力时,欧洲央行拒绝采取加息行动,因为提高利率只会扼杀经济繁荣。

  从相关数据看,4月份欧元区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达到37.2%,整个欧盟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7%;5月份欧元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创下8.1%的新高,达到央行通胀目标的4倍。显然,欧洲通货膨胀日益严重,已经不能用“意外上升”来搪塞了。对此,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的解释是,俄乌冲突继续给欧洲和其他地区的经济带来压力,并影响正常贸易,导致原材料供应短缺,使得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有欧洲议员提出,既然近半年来经济环境已经变化,为什么欧洲央行的观点没有改变?

  正因如此,能源价格失控导致通胀飙升,促使欧洲央行重新考虑政策取向,从支持经济复苏转为抑制通胀这个当下的“最大挑战”。他们将通胀预测大幅上调至2022年的6.8%和2023年的3.5%,而关键的中期通胀预测是将在2024年降至2.1%。欧洲央行有三个关键利率,再融资利率目前为零、边际贷款利率为0.25%、银行存款利率为-0.5%。其中,存款利率通常是商业银行将现金存放在欧洲央行过夜所获得的利息,2014年以来一直为负值。拉加德制定的路线图是在9月底前退出负利率。

  欧洲央行此次下决心政策大转弯,对市场的影响不能小觑。自央行宣布加息计划以来,欧洲市场债券收益率一路飙升,基准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达到1.7%,而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突破4%,利差急剧扩大。这也引起了金融管理层的警觉,欧洲央行利率管理委员会6月15日紧急召开特别会议,专门讨论近期政府债券市场的异常动向。拉加德警告说,欧洲央行将“不会容忍超出基本因素并威胁货币政策传导的融资条件变化”。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随时有可能出手干预。

  债券利差问题为何引发如此大的关注?欧盟27个成员国为其各自的公共债务支付的价格各不相同。利差通常被视为投资者对不同政府债券或欧洲央行支持它们的承诺的相对信心的标志。利差越大,意大利或希腊等高负债国家越难以为其债务融资,就有可能再次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所以,欧洲央行经常面临欧元区各成员国的压力,拉加德也不得不向欧洲议会保证,欧洲央行将确保其货币政策在整个欧元区得到适当传导。

  经济前景不佳凸显了拉加德面临的艰巨任务,既要通过加息抑制高通胀,同时又不危及欧元区已经步履蹒跚的经济。特别是美联储已经采取了更为激进措施的情况下,欧洲央行确实左右为难。该央行已经将欧元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分别下调至2.8%和2.1%,且认为俄乌冲突影响还会继续扩大。

  欧元区经济出现疲软已成事实。根据经合组织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长停滞在0.3%,二季度持续疲软。商业信心出现创纪录的下降,尤其是德国采购经理人指数在4月份降到15个月来的低点。失业人数也在增加,4月欧元区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为6.8%。在天然气供应减少或工资增长强劲的情况下,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可能比预期更迅速地收紧。面对紧张的能源状况和汹涌的通货膨胀,欧洲央行加息已经是箭在弦上。 (经济日报记者 翁东辉)